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皇甫

我要让全世界知道:我很低调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《母亲》:含笑半步颠  

2009-12-07 11:04:50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《母亲》:含笑半步颠 - 皇甫 - 皇甫

《母亲》:含笑半步颠

文/皇甫

(剧透慎入)

    我发现自己喜欢的韩国电影中,绝大部分都是些小变态的,诸如奉俊昊、朴赞郁、金基德们的电影。这部《母亲》也是有些小变态的,最主要体现在这部电影在母性与道德之间的困惑。

    《母亲》讲的是智障的儿子(元彬)的一颗高尔夫球留在凶杀案现场而被当作凶手受到羁押,母亲(金惠子)在尝试正规途径解决失败后,决定自己寻找证据证明儿子的清白,当然最终真相并不是母亲所想像的那样简单。这部电影的情节一波三折,导演用尽影片的每一个细节来铺陈悬疑,镇泰、拾破烂的老汉、“疯小子”三个犯罪嫌疑人的验证过程也非常惊险,每一次真相即将浮现的时候都会被轻易地化解,而最终的结局也相当出人意料。

    虽然《母亲》在悬疑上花费了相当大的努力,但这个悬念只作为情节推动的辅助,影片真正的动力来自母亲的执着。金惠子饰演的这位母亲生活在现代,但在影片中的所作所为都遵循最原始的母性本能,为了证明儿子的清白,她可以潜入嫌疑人家中搜寻证据,也借助武力逼供,甚至杀人也在所不惜。保护儿子是母亲的本能,但影片中有一个细节至为重要,二十多年前她曾试图杀死自己的亲生儿子,但因为用的是“一日丧命散”而非“含笑半步颠”(我看的版本翻译就是这样),两个人都没死成,但儿子就此变成了弱智。母亲曾经“爱之欲之死”,而如今她“爱之欲之生”,因而母爱中还夹杂了一份内疚,这份作为母亲的内疚也是她行为的重要因素。

    影片在情感上的真挚并不能掩盖道德上的偏颇。在真相大白之后,亲情战胜了道德是理所当然的事情,影片让我们觉得这么做是无可厚非的,这本身就证明了《母亲》在情感塑造上的成功。导演隐藏了影片的道德诉求,而把母爱作为显像的包装。导演自称此片的目标是“最凄美的犯罪片”,去掉“最”字这句话就成立了,“凄”之于道德,“美”之于母性。

《母亲》:含笑半步颠 - 皇甫 - 皇甫

    奉俊昊导演最著名的两部影片《杀人回忆》和《怪物》中都有大量时代背景的戏份,诸如游行、示威之类的事件,这些事件是棒子国民的集体记忆,也有映照现实的成分,但《母亲》这部影片舍弃了这些内容,而“纯粹把焦点放在母子关系上”。片中的母子关系非常值得玩味,智障的儿子像多数正常的儿子一样对母亲的嘘寒问暖感到厌烦,他在智障之中保留着正常;执着的母亲固执地认为儿子无罪而不惜以身犯法,她在母爱之中潜藏癫狂。

   奉俊昊的影片中对政府机构的嘲讽由来已久,本片也不例外,片中的警察们荒唐而幼稚的定案手法让人心寒,但留意一下新闻,其实现实中这样草菅人命的事件并不少见。

韩国电影无论多么悲情的电影中都有喜剧桥段,即便癫狂如本片,或者《杀人回忆》《老男孩》之类中也会偶尔让人一笑。《母亲》开场和结尾互为照应,开场看时我们觉得很好笑,而结尾时几乎同样的动作再看却觉得满含悲哀。母亲最终选择了忘记,导演用超现实的手法(针灸失忆法)终结了她悲凉的“杀人回忆”,而做“含笑半步颠”状舞蹈的母亲是否真的可以重拾往日呢?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49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